她小说 >仙侠武侠>瞳与云袖>第四卷 东渡蓬莱 第一百七十七章 身世之谜之与见

第四卷 东渡蓬莱 第一百七十七章 身世之谜之与见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萧诺诺乖乖的“噢”了一声,就立刻的退了出去,留下闫茅一个人。闫茅一见此情形,心中顿时慌了,想道:“师父莫不是要单独训我吧?”

天机老人开口道:“老七,几个徒弟里面,为师最不放心就是你和小诺!她年纪小,生性贪玩尚可理解,可是你呢?老大不小了,天机门秘术你也不好好修习,整天就知道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番话吓得闫茅一动不敢动,只是呆呆的站着。

天机老人摇头叹息道:“你可知我为何要把你单独留下来?”

闫茅被他训得有些脸红,道:“弟子不知。”

天机老人突然站起身,道:“你和小诺不同,好歹有些江湖经验。此次前往东海,除了照顾好她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是关于你的身世。”说到后面他明显犹豫了很久。

“什么!?我的身世?”闫茅闻言霍然一惊。

天机老人早已料到他反应定是如此,道:“二十多年前,我奉师命东寻故人,可惜却止步于一座高山之前不能再向前,就在我心灰意冷准备回神武之际,却无意间发现了你。当时的你不过是个襁褓里的婴儿,那时你身上唯一能证明你身份的便唯有你身上的一块玉佩和一张字条。”

闫茅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玉佩,道:“师父,这些事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

天机老人道:“本来我也不想告诉你,但是……你自己看吧。”说完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锦囊递给他。

闫茅见状,忙是接过,一想到里面可能有关自己身世,不知为何竟是有些激动不已,打开锦囊,从里面拿出一张深蓝色的锦布。

“东海闫茅!”纸上竟只有这四个字。

闫茅先是呆滞了会儿,然后又把纸张翻过来,又翻回去,却始终只有这四个字。

闫茅有些不解,道:“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天机老人道:“我猜想,你应当是东海人士。刚遇见你的时候,我便已经试着用天机秘术查询你的身世。可惜东海那个地方,玄妙无穷,即便是以我天机门之术也难以窥探一二,后来仔细想来或许是因为那里远处天边,实非我人力所能窥见,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时的我学艺不精。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既然如今你们要去东海,或许你可以顺道查查自己的身世,也正因为你是东海人士所以我才同意你们此次先去东海寻找圣剑。”

闫茅久久没有说话,脑子里却是混乱的很

天机老人顿了顿,继续道:“另外若是找到了自家父母,替为师和你的师兄弟们问声好。若是他们待你好,你就不必回天机门了。”

闫茅顿时一惊,忙跪下道:“师父,您不要我了吗?我不要离开天机门,我从小就是在天机门长大了,天机门的一草一木我都有感情,,离不开师兄和师姐还有小师妹他们,我也更离不开师父。对我来说,天机门就是我的家,而师父您就是我的父亲!”说着说着,竟是眼眶泛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天机老人见状倒是一怔,道:“傻孩子,你若是不愿意,你大可回来,为师又不是赶你出门,你急什么?难不成这些年我教你的修身养性你都忘的一干二净了?还不起来,那么大人了还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闫茅被他那么一骂,反倒是呵呵傻笑了起来,一边起身一边道:“师父,其实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世了。不管是师父还是天机门的其他人,对我来说就和家人没两样。不过既然师父吩咐了,我还是会试着找一找,但是最后我一定要回天机门。别的地方,我哪都不去。”

说着说着,闫茅的神情竟是越来越严肃。

天机老人见状,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回去吧,好好准备准备。大概过几日就要出发了。”

闫茅,弯身道:“那弟子告退。”

等他缓缓关上大门,还没走几步,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回头一望只见是萧诺诺,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小师妹!你干嘛!”

萧诺诺一脸神秘兮兮,笑吟吟道:“七师兄,师父和你说什么悄悄话了呢?居然都不给我听。”

闫茅闻言,脸上充斥着一阵得意之色,道:“秘密,怎么能告诉你呢?”结果话没说完,就觉得背部一疼,还不等他反应,便又是一阵疼,只见萧诺诺一掌又一掌的劈在他的背上。

“让你不告诉你!让你不告诉我!秘密!看我不拍死你!”萧诺诺一边拍一边骂道。

闫茅眼睛一瞪,撒腿就跑,还边跑边喊道:“小师妹!你再打我我就不客气了!”

萧诺诺道:“哼,七师兄你试试!”

烟雨楼莫名的响起两人的追闹声和打骂声,房内的天机老人听闻动向,也不出门查看,只是摇头轻笑。

华夏帝都神武城外

瞳离开风行云后,便决定回自己的石屋,结果才走了不到一里地,便看见身前突然闪出一个人,定睛一看,竟是尊主身边的四大侍女之一。

还不等瞳说话,就听见她道:“尊主要见你,跟我走吧。”说完就先动身朝前方而去。

瞳只是眉头一皱,也只好紧跟其上。

没过多久,两人就到了一座山脚下,那侍女停下脚步,转身对瞳道:“尊主在山顶,你自己上去吧。”然后又是不管不顾的便自行离开了瞳的视线。

瞳朝着她离去的方向看了看,又看了看这座山的山顶,脚下微微一动,一股内力涌出,整个人顿时如离弦之箭直奔山顶而去。

这座山位于神武帝都外城的正南方,从上到下看酷似一只眼睛,若是站在比它还高的地方看去,就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这座山在俯视着神武,或许俯视着的也是这泱泱华夏。

海拔虽有数百米,但是还不过半盏茶的功夫,瞳便已经到了山顶。

这座山与其他山山地不同,举目望去一片空旷,就连野草都没几颗,除了满地的乱石子,这诺大的山顶便只有那一枝独秀的一棵参天巨树了。

这棵大树就长在山顶边缘,郁郁葱葱,勃勃生机,树干足有两三个个成年男子张开双手互相握在一起一般粗壮,以及那厚密的绿叶伞盖。

这样一个荒芜的地方,却能孕育出这样的一棵参天巨树,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此刻,那尊主就负手在后站在这个无名树下,背对着瞳看向自己身前那一望无际的连绵山脉和朦朦胧胧的神武帝都。

瞳轻轻走上前,单膝跪下,道:“属下参见尊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民和环境保护局 | 股票今年可涨40% | 一对一教训菜鸟 | 冷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