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说 >言情青春>新鲜旧情人>第一卷 第一章 要么勇敢,要么滚蛋

第一卷 第一章 要么勇敢,要么滚蛋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最后的最后,我只记得: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不能回首,不能顾盼。只有身不由己,只有顺其自然…

——题记

“灯火光影、街道人群、谁被谁吸引?窗台风铃、我在咖啡厅,为你弹琴。这种街灯、这种气氛、这种人生,这样一座山城。这种教堂、这种石墙、这种藤蔓,你我走在街上。

Girlwewereoncearomanticmystery,ohyourtouch.向日葵里的秘密,相爱原来是种默契。故事细腻RomanticMystery神秘,抽象是一种情绪。油画鲜艳了,所有回忆。

故事在弯曲,流苏在摇曳,我们相恋的结局美丽。如果可以、爱像雨季,痛快想你。这种沙滩、这种浪漫、这种印象,狠狠爱你一场。这种桥梁、这种村庄、这种月光,让爱有画面感。

隔着距离RomanticMystery在想你。如果一切都继续,到处是爱你的证据。想或许你RomanticMystery甜蜜。我于是拿起笔,清楚的描绘如何爱你。

淡淡的香气,小小的茉莉。那爱情,一点都不忧郁。我又继续,为你弹琴,解释命运。Autantenemportelevent.Gonewiththewind.”【法语:往事随风而逝】

大大落地窗上布满了晶莹剔透的雨珠,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天阴阴的却没开灯,窗前坐着一个低着头翻着书,看不清长相的少女。额前落下的几丝头发直直的垂到胸前胸,此刻它们正随着微风轻轻的舞蹈着,仿佛想要引起自己主人的关注,却被一支冰冷纤细的手,毫不客气的撩到的脑后。

伴随着节奏,一个稚嫩却带着与稚嫩格格不入的冰凉凉的嗓音,漫不经心的哼唱着零零散散的歌词,这首是她最爱的歌《故事细腻》。

孩子的幼稚到成熟的蜕变,其过程,可能是漫长的,后知后觉的。但,有时候,这只需要一瞬间,可这却是痛苦的,撕心裂肺的,犹如燕尾蝶破茧重生般的决绝。本质上不同的是,前者靠别人,后者,靠的是自己。

她,有一副极文静的外表,在她安静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赏赠她一顶名为“乖巧”的皇冠。只是只有她自己明白,对于这样的赏赐,她受之有愧且不屑一顾。

她背着她那白色的帆布双肩包,行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眯着眼睛,端详着身边的每一个形形色色路人……大脑像是被洗空了一样,说不出是很快乐,还是很难过。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没有情绪的生活还要持续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冬天的气息,越来越清晰了,空气中渐渐的有南方冬天专有的阴冷气息,温度降下来了,人们的喜怒哀乐也被降了温。而她似乎也习惯了这种不喜不悲,没有起伏,浑浑噩噩的生活。而她深知,自己的世界,就算没了他,她也必须要继续演绎下去。

他一个林博然还犯不着她沈骜拿全部的青春去祭奠。

他们的这所学校很大却也小的有点可怜,于是他们的相遇来的毫不费力。但更可悲的是,命运的签似乎只是让他们相遇,并没有为他们的发展做进一步的打算。

可是偏偏越是不该发生的事,就越容易发生,但回过头当一切都回归原点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在强大的命运面前,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无力。

曾经的形影不离的美好,被现在同一屋檐下的“陌路人”所代替。偏偏就是这种如此尴尬的处境下,却是要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越是想要刻意的躲掉,就越是会碰到一块。这难免想让人发笑,为什么他们俩连躲避对方的方式都要用的这么默契?

都说距离产生美,有的时候,沈骜甚至会想,他们之间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距离太近了?

也对啊,他们不是情侣,但是情侣该发生的事,他们都发生了,所以难免会有这样的下场吧,进退两难。在外人眼里,他们还只是一对感情甚好却闹了小别扭,在互相怄气的兄妹。但是他们自己却心知肚明,事实并非这么简单……

其实直到现在,沈骜还是说不清,彼此到底是自己的什么。

还记得,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她扼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法适应,他们之间这种从植入骨血般的亲密一下子变成两两相忘的冷漠。

那时的沈骜,几乎夜夜含着眼泪入睡,多希望自己能不去想,夜夜偏又想,这般的折磨,真叫人为难。曾经有无数个夜晚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博然,那些挥散不去的回忆,几乎就像是不定时的炸弹,时不时就将她的灵魂炸的爬都爬不起来,让她不知所措。

她的脑海中听见自己小声的问着自己:“怎么了?还是舍不得吗?”

“有什么舍不得的呢?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属于你的啊?”

“可是再也不能用这样的心意看着他了,也不能在用这样的心情对他好了。”

“没关系,你努力过了,不管做的有多么笨拙,多么木讷,你也努力过了,为爱做足了,该收拾收拾为爱忙的一团糟的自己了。”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一切都走了,只剩下你一个,也还有回忆陪伴着你,那些都是他带不走的。而他放下了你,是他的损失,该难过的一直都该是他。”

朦胧中,博然的脸,又在对着自己笑了,她没有忍住又看了一眼,许久之后,犹自的叹了一口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明白了感情总是善良,残忍的是人,人会成长!情会淡,人会变,得学会接受这个事实。从来就没有命中注定的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执着。

而现在的沈骜,终于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在面对林博然时的那种淡然,用文字根本形容不来。

有的人说她成熟了,也有些人说她是麻木了。她均回以微笑,也对,世界上没人能与自己感同身受,他们所看到的只是表面,他们所能感受到的也只是皮毛。只不过不管是成熟,还是麻木,其代价都是沉重的。

而林博然给她的代价,却是在原本就沉重的基础上,还加了一个平方。沈骜时常会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思考着,他应该从没有考虑过自己能否承受的起,但不用问,她也必须的承受。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狠狠的挫她的痛处,她知道他是想看自己好起来。对么?她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反复的问着自己,也像是在问着他。

不过,现在也都无所谓了,看,她还不是一样挺过来了。

当然,她心底还是会承认,直到现在,她还是会想起他。可是那只是单纯的想念,不带任何情感,所以也就没有了那种心疼的感觉。她想如果林博然知道了,也许他会嘲笑自己,到现在还放不下他。可是沈骜觉得,这很正常。对于一个真真切切来过自己世界的人,做到完完全全忘记,这是不可能的。

的确,做到真正的销声匿迹是不可能的。过去的改不掉,忘不掉,抹不掉,唯有接受。

沈骜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林博然,想那些他给的回忆,在想到一些特别幸福的场景,她还会笑着潸然落泪。

她想,他们曾经离的那样近,而他却没有看到她;

她想,他们曾经那样的亲密,而他现在却不愿意再将她想起;

她想,她曾那样深入骨血的想念他,而他却挥挥手转过身告诉她从此天涯是路人;

她想,她曾为他付出那么那么多,改变那么那么多,甚至连眉眼间都已经变得有了他的模样,而他却连个施舍的回望都不愿丢给她。

她想,他真是决绝啊,她想,自己真是没用啊!

或许这就是林博然带给她最深刻的感觉,总是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回味,细腻的梳理,似乎在逼着自己习惯,习惯全部掏空后,却有始无终的失落与绝望。

像是另一个坚强的自己在强押着这个软弱的自己,同这一段缘分做一个最后的了解。于是,她笑了,笑着笑着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莫名的觉得委屈,矫情的让自己难受,可大脑却仍不受控制的想要去回味。

“你看你走了,把一切都收的干干净净,但这些回忆却是你收不回去的,因为它们是属于我的,都是我的。”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骄傲的对自己说。

这么多这么多,只能证明她喜欢的是那个曾经的林博然,那个回忆里的林博然,还有那些回忆。不代表,现在的沈骜,还喜欢着现在的林博然。她站在镜子前,反反复复的练习着,在心里不断地对着心里的那个他说,也是在对着自己说。

或许,林博然和她之间,就像是月亮和云朵,相互依偎的同时,也是彼此的盈缺,不能共存,只能分开。

她觉得,自己还属于年少可以轻狂的年纪,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是任由自己继续这样陷得更深的话,今后的人生说不定也会变得不幸。还有那么长那么长的人生,怎么能让它变的不幸呢?

慢慢来吧,释怀,以后的日子里终究还是要学会的。

冬天来了,你要快乐。

Thisworldisnot thelackof patience, but youcanexpect abutterfly.

【这个世界不是缺乏忍耐,而是期待你可以破茧成蝶!____沈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