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太谷城每年从这一天开始,所有的从事生产加工的铺号全部停工,只有那些商铺在营业。因为以这一天为标志,人们开始了春节的准备,或采办购置年货,或杀猪宰羊,或走亲访友,或上坟祭祖。以便消消停停地过大年,同时祈盼新的一年风调雨顺、诸事如意。这一天,所有铺号的工钱全部结清,以便伙计们购买年货、还清赊欠、欢天喜地地回家过年,并在第二年及时上工。而卖货的商铺却要一直坚持到大年三十,因为这几天是一年中最集中的旺季。这一段时间,人们会把自己积存了一年的钱绝大部分用来购买东西。这是商家的黄金时期,店主们都会在这几天给伙计们格外加些工钱。每年从这一天的晌午开始,林家的大院便开始热闹起来,因为东家林开泰在这一天要宴请所有的伙计。今年更不例外。由于儿子归来,林开泰有意在这一天宣布,林家的生意今后由林书之掌管。所以今年的宴会格外丰盛,充满了浓郁的喜庆气氛。管家王大春内外张罗,显得很忙碌。他一会儿叫下人洪七清扫院子,一会儿又叫丫环小玉把饭桌擦拭干净。看到他那忙碌但不烦乱的表现,林开泰夫妇高兴地笑了。今年除了药铺的伙计和家里的下人,林书之又向父亲提出将刘顺等人也找来。因为明年需要增加人手,希望大家先熟悉一下。林开泰欣赏儿子虑事周到,点头应允。晌午刚过,王大春进屋告诉林开泰:“东家,孙先生他们到了。”林开泰忙起身迎接。说实在话,对于这位坐堂的先生孙国首,林开泰自己觉得两人虽名属主宾,实为兄弟。正是因为两人齐心合力,才有林家药铺的今天。孙先生不但医术精湛,于药材上也颇独到,有些药材他看上一眼,摸一摸,用牙咬一咬,便知成色。因此,自从他来到林家,这药材的生意就从未失过手。林开泰从心中对他充满了感激。他刚出门口,便看到孙国首带着伙计二喜、常春等四人进来。林开泰一抱拳:“孙先生、各位,辛苦了,快里边请。”孙国首紧走几步,长躬一揖:“老东家,年年如此,盛情款待,叫我等感激不尽。”二喜、常春也跟着喊了声“东家”,林开泰笑着把他们迎进屋内。见到李秀兰,孙国首恭敬地施礼,李秀兰笑着道声辛苦。林开泰亲自把盏为各位斟了热茶,这才坐下。二喜、常春等人觉得拘束,便对王大春说:“大管家,我们是干活的人,这样在这里坐着觉得不舒服,你看有什么活没有,我们去帮帮忙。”林开泰哈哈大笑:“二喜、常春哪,今天就是请孙先生和你们诸位。一年下来,既忙碌又辛苦,把你们请到家中坐,主要是表达我的一番心意。哪有让你们再干活的道理。”王大春一笑:“东家的习惯你们还不知道吗,这是既定的规矩,今天你们都是座上宾。各位放心,所有的事我都安排好了。你们要干的活就是一会儿尽情地吃、尽情地喝。”一句话说得大家哄堂大笑。王大春转身下去了。孙国首问道:“少爷哪,怎么没有见到少爷。”林开泰一笑:“书之去请他的几位同学了,想借这个机会一并来家里坐坐。明年要上成药,需要增加人手,他已经和几位同学打好招呼,请他们过来帮忙。正好和大家熟悉一下。”孙国首点点头:“少爷前段时间去和我谈过此事。您不是也早有此意吗?少爷的意思是让我先看看从哪种药品下手。这些天来,我一直在琢磨此事,正好今天我们可以好好合计合计。”林开泰沉思了片刻:“孙先生,加工成药一事应该说我思考了很久,你是知道我的想法的。只是我感觉自己老了,没有了干事的劲头了。这次书之回来说起此事,我很高兴,也是坚决地支持。希望你能帮他把好关,助他一臂之力。”孙国首面色凝重:“东家,你的心思我早就知晓。助力公子,责无旁贷。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竭尽全力。”他们两人交谈,旁边的李秀兰则张罗着让二喜、常笑等人喝茶吃糖。她把糖盒推到二喜等人的面前:“二喜啊,这是新买的花生糖,很好吃,你们年轻人多吃点。我现在老了,嚼不动了,年轻那会儿我到小年,我是最喜欢这东西的,尤其喜欢吃带芝麻的。”二喜等人不住地夸好,李秀兰高兴地笑了。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片喧闹声,是林书之把刘顺、李浩等人请来了。来到客厅,林书之把父母和孙先生等人一一介绍给他们。让林开泰等人惊讶的是,李浩和高志强也和林书之一样,剃掉了长辫蓄起了短发。看到林开泰等人有些茫然,李浩笑着说:“伯父、伯母、孙先生,是不是瞅着我和志强有点别扭啊。上次我们和书之聚会,看到他一头短发,让人觉得干净利落。尤其是我们这些做工的,拖着一条长辫干起活来很不得劲。书之又和我们讲了胡服骑射的故事。因此,我们也把长辫剪掉了,现在感觉留短发还是蛮好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林书之偷眼瞧了一下父亲,并没看出林开泰有反感的情绪,这才放心了。看到客人到齐,王大春请示林开泰是否可以开席,林开泰点点头。来到饭堂依次坐下,林开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话:“诸位,今天是小年,也是一家人在一起团聚的日子。今天把大家请到家里来,一是我觉得我们经年在一起共事,处得就像一家一般,自然感情深厚犹如家人一般。二来是大家辛苦了一年,咱们的生意有条不紊、脚踏实地,这里边自然有大家的付出、汗水和心血,我要表达感谢之情。三是明年我们要搞成药加工,刘顺等人也要过来帮忙,我们又增添了新的力量。这都是可喜可贺之事。在此,我要真诚地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大家辛苦。”饭堂里充满了浓浓的喜庆气氛。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扯开话题。刘顺首先站起,代表四人给林开泰夫妇敬酒:“各位爷们兄弟,我们和书之虽然是同学,但仍是粗人一个。但我觉得林家和书之没有小瞧我们。虽然新入林家,但给我们很大礼遇,未建尺寸之功,老爷亲自把盏,让我们倍受感动。今天只说一句话,等到明年药厂开业,我等定当努力,不负东家厚望。”几位年轻人又分别向孙先生、王大春和其他伙计敬酒。看得出,林开泰和孙国首对这几位年轻人都很喜欢,他们的身上透着一种质朴、厚道和真诚。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因此自然亲近。一直到大家陆续提完,林书之才站起说话:“刚才家父所言,已经阐明了今天的主旨。我要说的是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们不但在筹划着新的事业,更有新的力量的加入。我相信,经过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够打造出一片新天地,在新的一年有新的收获。”年轻人兴高采烈,他们期待美好的一天的尽快到来,他们憧憬着明年会有更好的时运。此时,林书之悄悄地坐到孙国首的身边:“孙先生,您是行家,成药的事还需要您多操心。”孙先生搔了搔头,此时他脸色微红:“少东家,此事你上次说完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不瞒你说,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研究“广盛号”。前几天还专门去了趟榆茨老城。我又去看了“达生春”,考察他们的药品。结合太谷的实际和我们自身的优势,我已经想好了几个品种。既不同他们竞争,又能互相补充。这对于提升太谷中药的整体影响都有好处。”林书之很是兴奋:“孙先生,成药能否成功,关键在于选对方向。这件事办好了,您是首功一件。”孙国首笑了笑:“首功之议,我并未放在心上。老东家设立“济世堂”,让我看到了他的气度。少东家搞成药,我也看到了你的胸怀。无论如何,开发成药,这是件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大事,我自然愿意为此努力。”林书之心有惭愧,他没有想到孙先生竟然还想到了国计民生,而自己追求的不正是有利于国计民生吗。实业兴国,有利于国民体魄健康。国家兴盛,民众健康,他将此事作为自己的追求和责任。林书之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朝孙国首深深鞠上一躬,孙国首忙起身相拉。众人见状,不知为何,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林书之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辉:“各位,我刚才和孙先生交流,他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感动。他说我们加工成药并不只是简单地做生意,而是为了国计民生,这句话说到我心坎去了。虽然讲在商言商,但商人也有自己的道义,自己的准则,更是通过经商来实现自己的抱负。”一席话,博得了满堂喝彩,人们对孙先生和林书之充满了敬意。本来林开泰今天请大家来,就是为了对这些为药铺出了力的人表示感谢,大家都从心底里赞成林家的做法。太谷城有多少家店铺,除了自己的东家,还没听到哪家的东家每年请伙计吃饭。这种举动让他们有了归属感和自豪感。日已西斜,一年一度的林家小年大聚会已经结束。林书之代父母送完客人,发现刘顺依旧在门口徘徊,他略感惊讶:“刘兄,你怎么没走,是不是喝多了,如果不舒服我派车送你。”刘顺笑了:“书之,你别忘了,我可是从烧锅铺里出来的,这点酒对我来说是小意思。”看情形,林书之知道他是有话和自己说,忙将他让进自己的房间。郑少华为他们泡好茶后,便退了出去。看到屋里没人,刘顺这才开口:“书之,今天喝酒时人多,我没有多讲。你还记得龙天海这人吗?”林书之一笑:“当然记得,他和我们同在许先生那里读书。论起来,咱们也算同窗啊。”“那你知道他现在做什么吗?”刘顺盯着林书之。林书之知道他这么问一定是要和自己说龙天海的事,不然他也不会专门留下来。想到这儿,他点点头:“我听说龙天海已经代替他父亲龙耀祖掌管龙家粮庄,只是详细情况并不了解。你知道,我离家时间太久,有些事也不是很清楚。”他递给刘顺一支卷烟,两人点燃。刘顺使劲吸了一口:“我今天就想和你说说这龙天海的事。书之,你还记得吗?咱们在一起读书时,这小子就出奇的坏。他不属于那种淘气调皮的人,他骨子里流的就是坏水。”林书之打断他的话:“刘兄,你是不是对昔年往事难以忘怀。我还记得,他曾在你的座位上放过钉子,把你的屁股扎出了血。”刘顺憨憨一笑:“书之,我不是那种记过不忘的人,这你是知道的。可能在你的心中,把谁看得都向你自己一样,正直、坦诚、厚道。你离家时间很长了,对龙天海这个人你不了解。现在你回来了,还要在太谷做事,时间久了,可能也会有和龙天海打交道的时候,我怕你吃亏,所以才提醒你。”接着,刘顺详细地向林书之介绍了龙天海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知道林书之厚道善良,他更知道龙天海此人阴毒狠辣,是以他想提醒林书之对龙天海要格外小心。林书之认真地听着刘顺的介绍。他慢慢地感觉,自己当年的这位同窗的所作所为,确实不似常人,难怪刘顺提醒自己。刘顺此时压低了声音对林书之说:“书之,我今天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并不是凭我的印象,我对龙天海这个人看不惯。说句实在话,他做他的东家,我做我的工,我又不在他的门口混饭吃,与他本无瓜葛。只是最近我听说,他在打探当年林家的一些往事。”林书之心中一惊:“林家的往事?什么往事?”刘顺苦笑了一下:“你是林家的人,你尚且不知我怎么知道。哎,对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我听说这件往事与当年老佛爷西逃有关,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林书之一皱眉:“与老佛爷西逃有关?这怎么可能,老佛爷西逃怎么会和林家扯上关系?”刘顺郑重地说:“书之,我和你说这些,是想提醒你凡事要小心。特别是和龙天海打交道的时候,你要多留个心眼。你没长害人之心,可不能不防备小人。好了,我告辞了。”送走了刘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林书之靠在床上,对刚才的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