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说 >穿越架空>半面仙>正文 019 离京之路(四)

正文 019 离京之路(四)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小丫头,你在里面吗?”李念安突然听见有人叫她,在这身边全是死人的地方还真是有点……
  
  “小丫头,我是黑老大,你快出来。”
  
  是黑老大!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这个名字会这么兴奋,她没想到这个傻大个会记得她。
  
  “黑老大,你是来救我的吗?”李念安奔到入口处,黑老大正满脸不安地东张西望。
  
  “你怎么惹到夫人的?居然把你关到这个地方。”黑老大压低声音问。
  
  “我怎么知道,她有病。”听到僵尸夫人,李念安心里就来气。
  
  “嘘。”黑老大急忙打住,“被她听到会死的。”
  
  “我现在不就要死了?”李念安嗓门放得更大,“你们那个夫人就是魔鬼,里面那么多人都被她害死了,难道我还能活吗?黑老大,我劝你快快离开她吧,免得哪天莫名其妙就被关到这里变成一具白骨!”
  
  “小丫头,你……你……”黑老大长得比较黑,但此时脸上居然可以看出惨白的痕迹。
  
  “黑老大,我跟你打的赌是输定了,不过这都是拜你们夫人所赐,我死了无所谓,拜托你饶了我的同伴,她可是无辜的。”李念安想到自己就这么交代后事,突然鼻子一酸就有种要哭的冲动。
  
  “哎呀,你别哭啊。”黑老大这种粗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哭了。
  
  李念安可不管,悲伤的情绪一上来就就收不住,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不伤害你的同伴。”
  
  李念安止住哭,又觉得自己就这样跟春花天人相隔了,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哎呦,我好心来看你,你能不要哭了吗?”黑老大被她哭得不耐烦,“我是想告诉你,夫人送来的食物你千万别吃,里面有慢性毒药,刚开始吃没知觉,以后会变得又癫又狂,跟疯子一样。”
  
  “什么?”提到吃她终于停下不哭,“那我不吃不是要饿死?这僵尸夫人也太毒了吧……”
  
  李念安无聊的时候曾想过自己的死法,其中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饿死,她不要死得那么寒碜啊……继续哭……
  
  “你再哭我就不把东西给你吃了。”黑老大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一只烤鸡。
  
  李念安终于彻底停止了哭泣,两眼发光地看着那只烤鸡,要是再配点可乐就好了……
  
  “小丫头,不是我不想救你,而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打开这门。”
  
  “那谁能打开?”李念安一边满嘴油光地啃着烤鸡一边问,她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一定嫁不出去。
  
  “只有夫人,寨主和小圆有钥匙。”
  
  “黑老大,你帮我去偷钥匙吧。”李念安赶紧抓住这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不行不行。”黑老大连连摇手,“打死我我也不去。”
  
  “黑老大,你就忍心我在这个满是死人的地方饱受摧残吗?你现在可以给我送吃的,以后你腻烦了把我给忘了,我还不是一样得死。那你现在干脆别来送吃的给我好了,让我饿死或者吃毒药发疯而死吧。”李念安说着将啃了一半的烤鸡扔到地上,她的这些话倒不是在吓唬黑老大,她在这里待一天两天还能熬下去,要是毫无希望地待一辈子,还不如现在就去死。
  
  所谓不自由毋宁死就是这样……
  
  “你这丫头,脾气倒还不小。”黑老大虽然是山贼,心倒是不坏,李念安长得这么讨人喜欢,他心中才不忍心她被害死呢。
  
  “黑老大,你一定要救我啊。”李念安抹了一把眼泪,两只眼睛水汪汪的楚楚可怜。
  
  “我想想办法吧。”黑老大支吾了半天才挤出这几个字。
  
  天色渐黑,李念安靠着铁门坐着,呆呆看着黑老大离去的方向,说实话,黑老大会不会再回来救她她心里一点都没底,谁愿意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甘冒风险呢?黑老大能来送吃的已经仁尽意至了。
  
  初春的夜晚寒冷不亚于深冬,旁边虽然生着火,她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这个洞周围一片荒凉,寂静得怕人。夜空中繁星点点,她想起小时候在自家窗台看星星的时光,那时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离开小小的窗台,到一个不受任何束缚的地方尽情地看星星。
  
  现在她的确离开了那个窗台,但此情此景只能让她更加怀念那个窗台。她原以为换了个世界就可以重新来过,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她本来觉得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任何时候离开都没有关系,但她现在却隐隐觉得自己就这样离开很不甘心,她可还没有舒舒服服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迷迷糊糊中,她看到自己的爸爸满脸怒容地瞪着自己,“小远,我辛辛苦苦栽培你,让你继承全部的家产,你太让我失望了!”
  
  “爸爸,对不起。”李念安嗫嚅道,“我让您失望了。”
  
  突然,李继祖出现了,他却是满脸的关爱,“念安,你别乱跑,爹爹会担心的。”
  
  “爹爹……”李念安轻轻叫了声,心中涌上一股温暖。
  
  “有人。”因为身处危险之中,她的全部神经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隐隐听到脚步声,她一个激灵从梦中醒了过来。
  
  脚步声不见了,她屏气凝神,只听右手边传来低低的呼吸声。
  
  “装神弄鬼的,我才不怕。”她抓起手边的石头朝呼吸的方向扔了过去。
  
  “哈哈。”随着清脆的笑声,一个10岁上下的小男孩从右边的草丛中钻了出来,“我听别人说寨子里抓来一个胆大包天的孩子,现在一见,胆子果然不小,身边那么多死尸还能睡着,佩服佩服。”
  
  李念安见是个孩子,又听他取笑自己,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继续神伤自己的遭遇。
  
  “哎,你叫什么名字,夫人为什么把你关到这里来?”
  
  ……
  
  “我想你一定是说夫人长得丑,她一生气就把你抓到这里来了,哈哈。”
  
  ……
  
  “哎,我在跟你说话呢。”
  
  ……
  
  “你这个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我还想救你出去的呢,这样子我都不想救了。”
  
  李念安终于再看了他一眼,长得倒挺好看,不过不太像可以救出她的样子,继续沉默。
  
  “怎么,不相信我可以救你出去么?”
  
  哐啷一声,铁门居然收上去了。
  
  “你……”李念安瞪大了眼睛,这个孩子居然开了门!
  
  “我说我是来救你的啊。”那男孩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还不快谢谢本少爷?”
  
  “谁知道你是不是小圆或者僵尸夫人派来害我的,我才不上你的当。”李念安纹丝不动,“这山寨里没一个好人。”
  
  “谁说没好人的?”男孩皱了皱又粗又黑的眉毛,“我就是好人。”
  
  “自己说自己是好人,肯定不是好人。”李念安跟他叫上了劲。
  
  “不出来拉倒。”男孩赌气要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露出一脸的坏笑:“今天黑老大来看你我可是知道的,他还答应你去偷钥匙,你说这事要是让夫人知道了……”
  
  “你敢。”李念安霍地站起身,“你到底想怎样?”
  
  “我都说了,我是来救你的。”男孩摊了摊手,“你自己不肯出来。”
  
  李念安向前跨了一步,走出洞口,“好,我现在出来了,你说你要怎么样。”
  
  “我要你带我出幽迷谷。”
  
  “啊?”
  
  “原来你连这里叫什么都不知道啊。”男孩略感惊讶,“话说你是怎么入夫人的法眼的,那个生不如死洞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不要跟我提那个僵尸夫人!”李念安横了他一眼,“你对这里这么熟悉,还要我带你出去干什么!”
  
  “别这么凶嘛。”男孩龇牙笑道,“幽迷谷要出去并不难,难的是出去被抓回来就会被关到那个生不如死洞里,反正你都进去过一回了,有经验,下次要是我跟你一起被抓回来,也好有个照应。”
  
  “呸呸呸,乌鸦嘴。”李念安再次白了他一眼,转念一想,难怪外界没人知道幽迷谷这个地方,原来是进来的人就再也出不去,出去了也会被抓回来。
  
  “哎,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哎吧。”
  
  “李念安。”
  
  “嗯,挺好的,女孩子就是要安安稳稳的才好。”
  
  “别老是一副自己是大人的口气好吗,你也是孩子!”奇怪,这句话怎么好像在哪里说过?李念安一愣,上一次说这话不是跟赵漠说的吗?她再看了一眼这个男孩,眉眼之间居然跟赵漠有一点点相像,天呐,她不会是想念赵漠想疯了吧,应该不至于……
  
  “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男孩奇怪地看着这位眼神涣散,思绪乱飞的人。
  
  “你叫什么?”李念安机械地问了一句。
  
  “哈哈,不告诉你。”男孩朝她做了个鬼脸,又是一副让人生厌的得意神情。
  
  “神经病。”她连翻白眼都懒得翻了,心里不禁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好笑,赵漠才不会像他一样无聊。
  
  二人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居民房,山寨到了。
  
  李念安道:“我跟你说,我还有同伴在这些山贼手里,在救到她之前我是不会出去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救啊。”
  
  “你就不怕被僵尸夫人发现?”
  
  “你个女孩子都不怕,我怕什么。”那男孩说着率先走在前头。
  
  李念安紧紧跟在后面,没走几步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这种感觉她已经经历过两次,第一次是在黑老大肩上,第二次是在小圆面前,难道……
  
  “你……你是什么人。”李念安急忙与男孩拉开距离,这眩晕感来得奇快,她很快就支持不住摊到地上。
  
  “哦,我差点给忘了。”男孩好似想起什么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伸手从怀里掏出两枚药丸,“你把这个吃了就没事了。”
  
  “我不吃。”李念安伸手便要去打落男孩手中的药丸,男孩手一缩,轻松避开她的手。
  
  “我说你怎么这么麻烦呢?”男孩很夸张地叹了口气,“我要是想害你就不会救你出来了,这药丸是这幽迷草的解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幽迷草?”
  
  “是啊,我们这里叫幽迷谷,就是因为里面生长着一种草叫幽迷草,你看就是这个。”男孩从地上拔起一株青绿色的植物,“这幽迷草无色无味,生命力极强,我们这里到处都是。别看它长得很普通,毒性是很强的,只要接触了它的人就会中毒晕厥过去,要两三个时辰才能醒过来。如果服用了幽迷草制成的毒药,就会深度中毒,刚开始每个月毒发一次,若是长期不服用解药,毒发的频率会越来越高,最后会发癫发狂失去意志,死相可惨得很呢。”
  
  李念安想起黑老大跟她说过僵尸夫人送给她的吃的中会有慢性毒药,恐怕就是这种幽迷草,不过这孩子的话可信吗?
  
  “喂,你再不吃就要晕过去了,你晕过去我可没法带你出去。”
  
  李念安没有其他选择,只得伸手去接药丸,谁知双手竟然连抬都抬不起来。
  
  “幸好你之前中毒时服过一点解药,要不然早晕过去了。”男孩无奈地托起她的头,将两粒药丸塞到她的嘴里。
  
  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力气渐渐恢复,头也不晕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还能打开生不如死洞的门?”直觉告诉她,这个男孩不是个普通人。
  
  “我叫耶律瀚。”男孩挠了挠头,“我从小就在这里生活,自然对这里的事情了如指掌,至于生不如死洞嘛……”男孩忽然朝她扮了个鬼脸,大笑道:“我才不会告诉你怎么开门呢。”
  
  “神经病……”李念安已经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形容他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民和环境保护局 | 股票今年可涨40% | 一对一教训菜鸟 | 冷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