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说 >穿越架空>重生之嫡女为后> 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你不是说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发兵了!”

突然一声女声响起,豫疏靖和公孙斐都看向那个方向,之间一个美貌女子从暗处一步步走来。

豫疏靖皱着眉头看着温妃“皇上呢!”

这个时候温妃不是应该在豫疏离的身边吗!怎么会在这里?

温妃一脸不满的看着豫疏靖“我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

就这样随意的改变计划,当自己是什么啊!

“说豫疏离在什么地方!”公孙斐冷冷的看着这个名为,温妃的女子,眼中尽是寒意。

温妃看着这个男子,一时间有些害怕那样的眼神,可是这段时间的养尊处优,让温妃多多少少有了一些骄傲,根本没有办法就这样忍受他的藐视。

“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温妃立马恢复原来身为贵妃的姿态。

“说”公孙斐根本不想要继续和这个女人废话。

“快点说出来,豫疏离究竟在什么地方”豫疏靖看公孙斐的脸色十分难看,想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一向沉稳的他,不可能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

温妃看了一眼豫疏靖,没有想到这个豫疏靖竟然会如此听从这个男子的话,一时间只能回答道“不知道,今晚他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而且还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可是这种事情她是不可能会和豫疏靖说的,要不然他根本不会在继续的相信自己,可以支配豫疏离。

虽然这段时间豫疏离的的确确是对自己夜夜专宠,可是没有一晚,他是留在自己宫殿里住过。

而且还不止一次的,从他的口中听见其他女子的名字,可是她很明白那个名字绝对不是自己曾经听到过,豫疏离爱过的那个女子的名字,而是其他女子的。

好象是欧阳意的闺名!

公孙斐看着一脸疲惫的样子,要是今晚豫疏离没有死,那么这段时间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豫疏靖也是一脸的愁眉苦脸的样子,大晚上的他还能去什么地方。

突然豫疏靖想起什么“我想我明白他在什么地方了!”

公孙斐立马抓着豫疏靖胳膊问到“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可能现在正在欧阳意的寝宫之中”

欧阳意之前的寝宫其实是在非常偏僻的地方,可是就是因为偏僻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去想到那个地方。

公孙斐一听豫疏靖这样说也明白了那个地方是在什么地方,只是他为什么要去?

“看来他还是爱过她”在场的都没有豫疏靖说的是谁。

豫疏离看着院子,并没有进去,似乎很久。

好久都没有踏过这里,从她死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为了将她遗忘,特意把这里划分成迎接他国使臣的地方。

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让任何在这里住过超过三天。

现在再次站在这里,忽然有一种她依旧还在里面的错觉。

如果她没有那么优秀,自己会不会就不会那样对待她,或许还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下去,直到白发苍苍。

院子外是与他相隔甚远的世界,他明白过了今晚他什么都不是,不在是豫疏离,不再是魏国的皇帝。

温妃是因为谁来到自己身边的,做的事情自己又何尝不知,可是明明知道他们的计划,明明知道她的委曲求全,可是看着那张脸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下手,看来自己已经被她吃的死死了。

“来了”豫疏离就算不朝后看也明白身后的那几个人是谁!

豫疏靖站在豫疏离的身后,第一次这样看着他,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男人做事手段太过于狠了一些。

可是心里也很清楚,他这是为了什么,为了这个位置他可以放弃一切,可……

对于这个弟弟,豫疏离都是怀着宽容的心态,毕竟他是自己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应该很早就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了,要不然不会现在保持着这样的心态,来面对自己。

豫疏离沉默了一会儿,什么时候好像很久之前就明白了一些,可是却又不是那么明白。

“从小意进宫开始就明白了”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对她产生了如此的想法。

豫疏靖没有想到他全部都知道,要知道豫疏离一向是十分的重视属于自己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任何去染指。

能忍了自己这么多年想来也是不容易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说,如果早一点跟自己说的话,自己就不会对欧阳意产生那样的心思了,也就不会这样和你针锋相对。

为什么!自己的弟弟对自己的女人有那样的想法,又能怎么办!

一个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女子,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这又能如何选择。

“你对她的心思,你一直都隐藏的很好,而且小意她根本对你,没有那种想法,所以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如果她没有死的话,你会做的更好。

“你爱她吗!”虽然知道他可能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她,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相信,既然爱她为什么要那样的对待她。

让她死的如此卑微,受尽天下人的指骂。

“曾经尝试爱过她!”可是发现自己根本爱不起这个女子,她太聪明了,太过于优秀了。“所以我选择让她死,就算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做出这个决定”

没有为什么,这是身为男子的自尊,没有任何一个男子会希望自己的女人,比自己更得民心。

“就算是你,你也会做出和我相同得决定!我们爱不起她”

豫疏靖看着这样的豫疏离,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居然因为一个女人变得如此卑微。

“豫疏靖不要坐这个位置,它会令你迷失方向”说完豫疏离就朝着身后倒去。

豫疏靖一看见豫疏离这样,立马冲上前保住豫疏离,可是一看就发现豫疏离居然脸色发青,明显是中毒的现象。

“皇兄,皇兄!”豫疏靖看着豫疏离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失,居然有那么一刻,不想要他死。

“离开这里!”豫疏离抓着豫疏靖的领口,挣扎着说道。

这里太可怕了,会让人去伤害最爱的人,会放弃一直追寻的未来。

豫疏靖看着豫疏离就这样在自己的怀中死去,那一刻豫疏靖后悔了,后悔做出那些事情。

皇兄陷害了所有的皇子,可是唯独维护自己,从来都没有伤害过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做的又是什么。

公孙斐站在门口,他没有进去,因为他明白今晚豫疏离无论如何都活不了,可没有想到会听见豫疏离说出这话。

原以为豫疏离一定会垂死挣扎,可他选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

也许他说的对,这个位置太过于可怕,让人不由自主的放弃一切,即使是自己心爱之人。

公孙斐没有继续的待下去,毕竟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

朝中的大臣早已经大部分换成自己的人,明天的早朝想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事。

公孙斐独自一人站在皇位前面,看着这个拥有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他死了!”豫疏靖来到朝堂看见的就是公孙斐站在皇位前面,看着皇位,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嗯”公孙斐回应到“她你可以放出来了吧”

豫疏靖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豫疏靖疑惑的看着公孙斐,这个时候公孙斐应该没有什么心思和自己开玩笑。

公孙斐立马回头看着一脸不明白的豫疏靖,难道不是他抓走欧阳意的!

“欧……文君是你抓走的吗!”想来整个魏国有这个能力的,也就只有豫疏靖了,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

“我为什么要抓她,难道她被人抓走了!”难不成今晚之所以计划提前就是因为文君!难道公孙斐对文君有那个心思。

公孙斐一听豫疏靖这样说,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那你认识水清吗?”

水清一定和欧阳意在一起这个是可以肯定的,只是水清背后的哪个人究竟是谁。

“水清?不认识啊!”豫疏靖皱着眉头回答到,突然之前为什么问这个。

公孙斐一听,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马上派人去找,天亮前我一定要见到她!”水清的狠毒自己是见识过的,如果说没有人指示水清的话那么这些都是水清自作主张,那么今晚欧阳意可能根本活不了。

“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豫疏靖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难不成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文君才会提前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男子究竟是有多爱她啊!

“日后再和你解释,现在先找到她”公孙斐突然觉得很害怕,比在万人坑中的时候还要害怕。那样的无助他不想要在体验第二遍了。

豫疏靖看公孙斐这样,一时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听从他的命令。

原本魏国帝都就是一座死城,现在所有的兵马都在这个帝都之中寻找着,一时间整个帝都忽然充满了人气一般。

整整十二个时辰,才找到欧阳意。

公孙斐看见欧阳意的时候,只看见欧阳意脸色十分的苍白,浑身象是被火烧了一般。湿漉漉的衣服贴着欧阳意的身子。

她的身子一向很弱,现在被人如此对待,命一下子就只剩下一般了。

公孙斐抱起欧阳意的时候,突然欧阳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公孙斐一看见这个情况就知道,欧阳意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豫疏靖看见文君这个样子,一时间有些吓到,在他的印象之中文君的身体一直都是十分好的。

可现在眼前这个女子,居然因为一晚被泼水而变得如此虚弱,看来文君也是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公孙斐将欧阳意带回了皇宫之中。整整三天昏迷不醒,许多太医看见她这个样子,都是摇头不语,可公孙斐却不放弃,每天给她输入真气为的就是可以让她可以活着,只要找到了那株草药她就可以活下来。

好在欧阳意到第四天早上的时候就醒过来。

欧阳意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家伙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穿着皇袍”欧阳意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公孙斐穿着皇袍,他怎么会穿着这衣服。

公孙斐看着欧阳意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他的身份他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怕的就是,一旦她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就会放弃与自己的合作,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为什么还是害怕!

“你是魏国人!”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一定得是魏国人,而且豫疏离除了豫疏靖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手足,所以公孙斐就是传说中的那名皇子。

“你是被先帝藏起来的那个皇子!”当初听先皇说的时候自己还不太相信,可是现在事实就这样摆在眼前,让自己不相信也没有办法。

公孙斐一脸诧异的看着欧阳意,没有想到她居然都知道。

“是先帝和你说的”除了这个之外公孙斐根本想不到还有誰会知道这件事情。

欧阳意点了点头,突然欧阳意感到不对劲,猛的抬头看着公孙斐,他都知道了。

公孙斐看着欧阳意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欧阳意会这样的看自己“怎么了?”

欧阳意看着公孙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知道了多久?

“你都知道了!”欧阳意看着公孙斐,眼中带着一丝的不解。

原以为他们要是知道了话,一定会害怕,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经常可以遇见。

公孙斐看着欧阳意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

“不害怕吗!”照理说他应该感到害怕才对的,借尸还魂,多么令人感到害怕。

公孙斐摇了摇头“我庆幸活着的是你.”

欧阳意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最后无奈的笑了笑。

看来自己是被他紧紧的抓着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好,反正现在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