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说 >穿越架空>将军,请画眉>第一卷 二十二 调情

第一卷 二十二 调情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将军府上的枫树开始黄了,秋天又来了带着些萧瑟。枯黄的是撒了一地的落叶,踩起来微微发出一点声响。

“烨明,你怎么坐在这里,着凉了可好。”脚步声渐渐近了,唐烨明直觉身后一暖,一阵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你怎么来了。”唐烨明没有推开他,只是由他抱着。

“怕你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府上寂寞所以来陪你。”那人嗅了一下唐烨明的头发,懒懒的说。

“寂寞?怎么会呢,一个人也许清净一些。”他推开了抱着自己的人,扭过头看着他。那人依旧一袭白衣,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唐烨明错开了眼,他若是再看怕是不知道怎么正常呼吸了。

“你总是这样说着违心的话呢。”君山挑了挑眉,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勾住眼前人儿的下巴,只是轻轻一碰他便开始不规则的呼吸起来,真是有趣。

“胡闹!”唐烨明拍开勾住自己的下巴,心道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这哪是胡闹呢?这才是胡闹。”君山说着便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儿吻上了,这几天没见真是越发冷淡了。越是冷漠越是一本正经,就越是想揭开他这副面孔。

“唔。”突如其来的吻落在他的唇上,这是第一次和他吧?那柔软的唇,让他想推开却又有些不舍,那藏在骨子里的不安分开始躁动。

君山感受到了唐烨明挣扎了几下又温顺起来,心中暗笑,果然是道貌岸然呢。不断的是进攻掠夺对面的反应就越是强烈,第一次吧?

唇分,君山抱起了唐烨明笑着道:“宝贝儿,外面凉我担心你受不起呢,进屋吧?”

唐烨明睁开一双朦胧的桃花眼带着一丝讶异:“放,放开我。”

君山不管怀中的人挣扎抱着他径直走进屋内,“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点的火你看着办吧?”

眼前的人笑得妖孽,唐烨明雪白的一张脸又红了。“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君山将他放在床上,指背在他雪白的脸上轻抚了一下。唐烨明忍不住喘了一下。

“你看看你,还说没寂寞,这么敏感呢?”君山轻轻俯下身在唐烨明耳边轻声说。

唐烨明推开他却被那人拽住了手,随之而来的又是一个吻。吻得狂热,渐渐的唐烨明身子又热起来,君山不知何时将手从衣襟伸了进来,一只手游走在他光滑的脊背上。

“唔~”唐烨明有些克制不住的轻哼一声,君山另一只手开始解他的衣襟。

“别……”唐烨明红着一张脸推开了他的手。

“不想吗?”君山止住了吻,低头看身下的人儿。只见他咬唇点了点头,一双桃花眼里点点泪光。

“嗯,不为难你。”君山叹了口气,他不喜强迫。反正看着他这副小模样君山也心满意足了。

言罢,君山便倚在床上看着那人整理发丝。

“前几天帮里让我接了个人。”君山一只手抚着唐烨明散下的长发一边说。

“嗯?”唐烨明扭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到底扯什么。

“听闻是帮主妹妹的孩子。”君山继续说着。

“唔,你们世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唐烨明漫不经心的问,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个帮派如何。因为爹当年有一个任务就是剿灭世隐,可是世隐可是江湖列明前几的门派,那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所以爹当年只是削弱了那个门派并未有剿灭。不过自那时候开始世隐就与他们唐家结仇了,当时不答应君山也是因为有所顾忌。

“嗯,知道你不喜世隐,但是这件事必须要说呢。”君山将他的头发缠绕在手指上又慢慢散开,来回把玩得不亦乐乎。他知道世隐同唐家有些恩怨,若不是那件事唐烨明也想不会答应他吧?

“那你快说吧。”唐烨明不耐烦的说。

“当年帮主的妹妹荀燕跌落山崖,却被御史所救诞下一子名若白。”君山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一双眼却在扫唐烨明。

唐烨明不再说话了,原来若白是荀燕之子。荀燕是因为“剿灭”那件事情才从山崖上跌落的,自那以后荀燕一双腿便是废了,因着残疾和来历不明一直被御史老夫人欺压。

“荀燕因为那件剿灭的事情一直隐姓埋名呢,现在世隐终于死灰复燃了,可是荀燕却不在了。”君山有些感伤的说,不得不说荀燕也是挺凄凉的。

“若白回去了未必是好事,他对晋华可谓深仇宿怨,怕是要出大乱子。”唐烨明沉默良久道。

君山叹了口气“我不希望若白再把世隐毁了,我自小是在那里长大的,对那里也是有感情啊。”

“血手驿山君还是有点人情味嘛。”唐烨明笑了笑,如山间射下的幽深的阳光一般浅而明媚。

“别闹了,这个只是外号。你妹妹叫威猛大将军,可是看起来也没有满身腱子肉。”

“是了,是了。”唐烨明将他玩弄自己的手拿开,自己走了出去。

“唐兄,你要去哪?”君山问道。

“去晒太阳。”唐烨明看着外面的好天气眯了眯眼。

“那可不成,你身子这么弱我得陪着你。”君山笑眯眯的跟上他,他在只想跟着他,他在的地方哪里都好。

燕山,我不知不觉已经和大部队走了好久。不知为何这几日身子虚得很,我想大概是水土不服吧。

“将军,你要不然休息一下吧?”澄江月扭头看了脸色极其不好的我。

“行吧,赶了一天一夜了,今晚就驻扎休息一下吧。”我对他说,随即又扭头对着大部队吼了一句“都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疲惫的士兵们听闻脸上多了抹喜色,他们道了声谢然后将背上的行囊放下开始驻扎。

我也下了马,拍了拍这匹受累的马,然后一个士兵走了过来牵走了它。火堆已经燃起,升起了高高的烟雾,有些呛鼻子。我挥了挥手将那些烟雾拨开才得喘一丝新鲜。

“有些呛呢,将军要不然你先去帐篷里吧?刚刚小李他们已经搭好了。”一个蹲在火堆面前的士兵对我说,他很年轻,一张脸上满是稚气。

“不碍事的,在帐篷里多没意思。对了,你多大?”我在火堆面前坐下了,周围陆陆续续也来了些士兵。

“嗯,今年刚刚十六。”他捡起地上的木柴扔进火堆里,火焰便又嚣张起来。

“这么小啊?”我讶异的看着他。想着当年我也是十六岁出的征便多了些兴致。

“嗯,不小了,我姐姐十六已经出嫁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你有姐姐啊?”我问道。

“嗯,还有两个哥哥。”他低着头小小声说。

“那你到底有多少姐妹兄弟。”我有点好奇了。

“嗯,我家有八个孩子。”他声音更小了,我扭头看了他一眼便看见了他裤子上小小的补丁,心中有点酸酸的。

“噢噢,男儿出征也是件光荣的事情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点点头。

“你叫什么啊?”我想起还没问人家名字呢。

“立冬。”他也坐了下来,将自己缩成小小一坨。

“因为你十一月出生的吗?”

“嗯。”他点点头,又往火堆里扔了一块木头。

“哎呀,不要添了,这火已经很旺啦。”我制止住他。

“将军啊,你不知道立冬他害羞得很,他现在自己在做什么他都不知道。”一旁的士兵说道,他是一个长得瘦瘦的像根竹竿一样的男子。

“咦?还有这样的么?”我扭头看了一下立冬,他果然早红透了一张脸。

“二板你不要乱说!”立冬小小声反驳。

“哼哼,我还不了解你,你这样子和大姑娘一样哈哈哈”那个叫二板的竹竿猖狂的笑着。

,一张朴实的脸在火光前熠熠生辉。

“你们认识啊?”我看着这俩个小士兵好像很熟的样子。

“嗯,我和他一个村的。”二板止住了笑,扭头说道。

“怪不得呢。”我点点头

“将军,要不要来点?”另一个一直默默烤着兔腿的士兵走了过来。

嗯,兔腿烤的外焦里嫩,香气扑鼻怎能不要呢?没这个道理。

“哈哈那我不客气了,。”我接过狠狠的咬了一口。

“慢点吃。”不知何时澄江月走了过来,他从衣襟里掏出一张素色的帕子。

“擦嘴。”他又说。

“谢谢了。”我接过,嗯,礼貌还是要有的。

晚上我回到帐篷里睡得并不好,我所期望的晋华不该是这样的。我希望百姓们能过上好的日子,哪怕不富足。立冬那个年纪应该上私塾,再不济也是在家呆着。可是却在这个年纪就出来,打仗不是好玩的,是见血的,要人命的,他不该如此的。我想,我所守护的晋华不单单是宫里的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还有这里生活着的百姓。

第二日天未亮又要赶路,我觉得身子越发吃不消了。在马上我只觉得浑身疲惫,只有心在狂跳着,胸口一阵阵发闷。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吹得浑身发冷。

“你怎么了?”澄江月关切的看了我一眼。

“没没……”还未言罢我直觉眼前一黑,似乎跌落了下去。耳边似乎吵吵嚷嚷,大意是什么我听得不太真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民和环境保护局 | 股票今年可涨40% | 一对一教训菜鸟 | 冷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