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七年之痒

她小说 www.xiaopaomuli.com 有人说,爱情,半是蜜糖半是伤,顾挽夏之前是不屑,爱情,哪里是就是伤了,选一城择一人,细水长流,那才是爱情,甜甜蜜蜜的,不是挺好的!

可是,七年的婚姻告诉了她,蜜糖还真的就是童话,现实是伤。

果然,七年之痒是婚姻的诅咒,而现在也应验了。

她今年三十岁,二十三岁嫁给了他,七年的婚姻,她觉得好累;爱情,不应该是相互扶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吗?不是应该同舟共济,风雨同路的吗?可是,为什么她的身旁没有他的身影,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Vip病房里面,长发及腰的顾挽夏呆呆的靠在窗户边,目光有些迷茫的看着青树上的绿叶忽然就落了下来,天空一下子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的世界一下子也下起了大雨。

她有宫寒,孩子本来就不容易有,可是好不容易有了,她却守护不住。

醒来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医院的主治医生对她说,顾女士,您丈夫有事情来不了,让您自己好好的在医院疗养一阵子,而现在要出院了,她还是一个人。

她的朋友,家人几乎都来看了她,唯独她的丈夫没有来。

“挽夏,你的丈夫呢?你流产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不在。”

“女儿,言城呢?他去哪里了?”

一个一个的询问对着她抛了过来,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也想问问,她的丈夫到底在哪里?

或许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婚姻,她和他就是一个错误。

顾挽夏尽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多年来的礼仪教养令她习惯性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无论喜怒。

远处钟楼十二点的铃声敲了整整五下,她的心也在这五声铃声下渐渐沉到了低。

应付了一众的亲朋好友,床边一直安静的手机忽然就响起了铃音。

那是短信的铃音。

心中隐藏着的微小希冀如果星星之火般,一晃一晃的,透着明亮的光。

顾挽夏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可在点开了短信中的图片之后,心一下子就凉得透透的。

模模糊糊的照片,模模糊糊的侧颜。

一个男人躺在大床上,被子把男人的下身严严实实的遮住,光裸着上半身。

心中有一个碎裂的声音,一寸一寸的响起。

顾挽夏死死的盯着床下的一个地方,那里有着女人的裙子,更可笑的是,一旁的床头柜有着开封了的杜蕾斯。

呵……

顾挽夏的肩膀随着每一次的呼吸,激烈的抖动着。

一直保持在脸上的平静,如同斑驳开裂的墙,一片一片的落着灰。

顾挽夏死死的咬着唇瓣,可滚雪球一般的悲伤,随着回忆一点一点的增大,如一个黑洞,将她一点一点的吞噬其中。

为什么?

“乔言城,你为什么要如此的践踏我……”

心脏一阵的抽痛,如同泛滥的江河,席卷而来。

……

“医生病人的心跳没有了……”

“电击准备……”

“有反应吗?”

“不行了,没有办法了,确定死亡时间,下午八点五十二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民和环境保护局 | 股票今年可涨40% | 一对一教训菜鸟 | 冷湖行委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和林业局 |